文字新闻 > 新闻中心 > 李子彬:中小企业发展形势及政策环境

新闻中心

李子彬:中小企业发展形势及政策环境

时间:2014-07-25来源:和讯网作者:和讯网

2014中国中小企业发展论坛,于201477-8日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隆重召开,本届大会主题为小企业 大梦想。和讯网全程播报。中国中小企业会长李子彬在论坛上发表主旨演讲。

以下为文字实录:

李子彬:主论坛加上九个分论坛是第二届投融会重要的内容,这也是基于第一届投融会一些效果和经验的总结。看今天2500人在场,坐无虚席,成思危先生是学者型的官员,几十年辛勤笔耕,他现在还出2-3本专著,他今天讲的东西是非常基础的东西,经济学里和企业里、企业管理里的基础的东西,但是非常根本的东西,非常重要的内容,讲的很浅显,很初级,很基本,但是根本的,是很深刻的内容。

方才大家听了石齐平先生的精彩演讲,比如我们这次请专家,在国内能请很多,我们可以从国务院各部门里请专家,各部门也有一批专家。我们可以从社科院、中科院请专家,国务院研究室、中央政策研究室都有大批的专家,像发改委的宏观院也有一大批的专家。为什么请石齐平先生来呢?大家看,我们从上述所有部门领域请来的专家,他今天要讲石齐平讲的内容,他说的话一定跟石先生讲的不一样的,就是我们的同志们,我们的专家讲话的禁忌很多,顾忌很多,当然石先生讲的也是一家之言,一个小时的演讲,什么内容都讲到了,也做不到,所有的观点都能完全正确也做不到。大家刚才的热烈掌声表明大家认可石齐平先生的讲话的内容,大家这次参加投融会听到几个精彩演讲,大家就不虚此行。我们还有九个分论坛,希望大家有机会听听,比如新三板与中小企业的发展,比如互联网金融、小微金融、比如京津冀一体化,比如家族财富的保全与传承,大家都有财富的人,你们财富的保全和传承一定是你们关心的事,不是你们家族的事,是国家的大事。所以有很多亮点,希望大家有时间去听听,多听几个论坛,大家一定会有收获。

还有25分钟了,我只能讲我最想表达的观点。本来开头有一个内容,叫做中小企业发展形势及政策环境。这个会上来不及讲了,只能在明天中国中小企业协会常务理事会上跟大家讲讲。如果有企业们愿意列席那个会议,想听听我讲,当前中国的中小企业形势和当前的企业面临的政策环境,你参加明天的会议,我欢迎。但是在今天没有时间了。

我今天重点讲讲全国人民也包括在座的各位一定都关心的中国当前的经济形势,官方评价叫做运行稳定、稳中趋缓,下行压力比较大。所以,大家都很关心今年到底怎么样,这7.5%是不是能够做到。如果今年经济来一个增长5%6%,大家的感受是什么样的,世界各个国家对中国的看法是什么样的。所以,我重点给大家讲讲我对中国今年经济到底是怎么样的,发表一点意见。这是我讲话的第二部分,小标题叫做保持定力,举措得当,实现今天GDP增长7.5%”。因为大家都在关心这件事,经济下行压力很大,这一点不需要隐瞒,也不需要辩解。如果我们不搞为GDP论,但是不能不搞GDPGDP是一个很重要的指标,如果GDP今年6%,还得了吗?就业问题、社会稳定问题、民生问题都会出现问题的,能不能达到7.5%?我跟大家讲讲我的观点。

今年GDP增长下行压力大有几个原因,要达到GDP7.5%,我提四点看法,我的看法在前30天国务院办公厅召开的一次座谈会,我了那个座谈会,我在办公厅座谈会上谈了我的观点,有的同志说,你最好搞一个书面材料,我这个书面材料前天搞出来的,今天在这个会上先说说。

第一,加大优质投资,保持投资率在20%左右。今年1-5月份,消费、投资、出口三大经济增长动力指标都略低于去年。一季度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名义增长12%,剔除物价指数的因素,实际增长10.9%2013年时这两个指标分别是13.1%11.5%,也就是社会消费这个指标实际增长指标比上年指标低了0.6个百分点。一季度的投资增长17.6%1-5月份增长17.2%,这17.6%低于去年的19.6%,前年是20.6%,今年一季度是17.6%,低了2个百分点。今年一季度的出口不是太好,国务院提出了刺激出口的若干政策,5月份出口有一个明显的回升,就是当月出口增长7.0%,这和去年全年的增长7.9%的指标比较起来,也低了0.9个百分点。也就是说,推动经济增长的三大推动力:消费、投资、出口,都比去年的指标还要低一点。压缩化解过剩产能,钢铁、煤炭、水泥、有色金属、玻璃、造船产量下降了,这是工业增长下降的主要一个原因。投资也比去年下降了(1-5月份),由于资金的原因,还有大家的市场预期不是很高,所以投资也下降了。出口也是面临着当前国际上很复杂的形势,现在很多专家和学者都支招,给我们政府出主意,说国民经济增长应该以消费拉动作为第一推动力,不要像以前一样,依靠投资和外贸出口为主。我们许多的专家学者给政府出这个主意,这个观点在理论上无疑是正确的,以消费为主,比如美国这个国家经济推动力70%高消费,但是我们国家目前做不到。这个观点在理论上无疑是正确的,而且我相信,社会上没有多少人反对这个观点,要以消费为主,不要以投资和外贸出口拉动为主。但是,真正在我们国家要做到这一点,还需要几年的努力,解决当前国家经济的问题,解决实际问题要立足于国情,要实事求是,不可以停留在书生议论的水平上。为什么?比如扩大消费有两个前提:一是需要老百姓有钱,二是老百姓没有后顾之忧,敢花钱。我们国家最近30年来,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有一个问题就是消费和积累的比例失调问题。搞经济学的同志们都知道,就是消费和积累的比例失调,城乡居民的收入占国民收入比重逐年下降,一次分配里面劳动收入的比重不断地下降。就是说,劳动报酬占国民收入的比重从20年前的50%左右,逐年下降到30%多一些。但是,我们能够在一两年之内把一次分配的比重提高到50%吗?显然做不到。那需要几年的努力,需要改革分配制度,需要完善社会保障体系。居民消费增长慢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我国目前社会保障体系不够健全,就是社会养老、保险(放心保)、社会医疗保险的水平还不够高,社会保证最重要的是这两个,还有另外三个内容。但是建立起覆盖全国又符合中国国情的社会保障体系也需要多年的努力,不是一两年就可以完成的。所以,让老百姓手里有钱,又没有后顾之忧,敢花钱,不是一两年就可以实现的。因此,想把今年的GDP面临着如此复杂、困难的这种情况之下,把今年GDP增长到7.5%,靠消费拉动,做不到的。

扩大外贸出口拉动GDP也面临着许多问题,实际经济保持了复苏势头,特别是美欧等发达国家经济开始复苏,国际需求会慢慢增长,但是扩大外贸出口仍然面临着许多问题,比如中日之间的贸易能扩大吗?不会扩大的。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也比较多。所以,对于国务院采取措施之后,扭转了外贸出口下降的局势,5月份达到7%,不简单。预计全年达到7.5%左右,我认为这次做到了,但是我认为下行压力很大的情况下靠出口今年达到7.5%,也做不到的。方才,石齐平先生的讲话,他没有说得很明白,消费为什么下降呢?是改革必须付出的代价,这八项规定以后高级饭店很少了,大概营业额下降了50%-60%。我们协会那办公室原来23楼是饭店,现在3楼取消了,没有人吃饭,后来2层又取消了一半,没了3/4。这回茅台(600519,股吧)酒价格下来了,菜的价格也下来了,然后我问了一个开百货的朋友,我说你现在形势怎么样?他说,看小局还是大局吧,从企业本身来说不好,但是从大局上来说是好事。他们每年卖信用卡能卖10几个亿,这10个亿大家钱先给的百货公司了,百货公司货没有拿到,他拿钱理财去了,所以他效益当然挺好。名牌的服装35万一套的西装,名牌的手包、皮鞋销量明显下降。所以,现在餐饮业、酒店业,包括名牌高档消费品,确实明显的比去年下降了。所以,现在社会零售消费者净下降60%是有道理的。你说这些是好事,还是坏事,对于搞商业、开饭店、开酒店的老板来说,肯定不是好事,短时间对于他们来说是一种压力。但是从整个国家来说是不是好事?是大大的好事,改革要付出代价。

中国的水泥已经占了全世界水泥的60%-70%,钢产量占全世界的一半,产能过剩大概在30%左右。消耗那么到原料,造成那么多的污染,特别是有一些落后的产能,消耗高于标准,高于平均标准,污染又很严重,产能该不该化解呢?必须化解。如果不化解,中国结构调整没有办法实现了。但是这些都要牺牲速度。而这个牺牲速度靠大家多买东西,靠消费或者靠出口,来保持今年达到7.5%,这都做不到,都不是一两年之内能做到的。所以我的观点是,要完成全年GDP增长7.5%的百分点,要适度的增加有效投资,这是关键因素。我认为只要不投资建楼堂管所,不搞大宾馆,不搞大招待所,不搞大的办公楼,投资只要不继续投资到过剩产能的产业,这个投资一定起好效果的。一是拉动当年的GDP,二是为今后长远的经济社会发展打下基础。往哪儿投呢?我想了有几个方面:第一,农村水利设施建设。第二,城镇社会保障用房。第三,西部交通。第四,高速铁路。第五,工业技术改造。这些投资都是有效投资。

农业现代化有4个基本条件:通过产权流转之后实现的机械化、水利化、种子工程、农药和化肥。中国这四个方面离现代化都还有很大的距离,1314亿人口的国家粮食不能立足于自给,那是不可想象的,这个国家的不安全不仅仅是民生问题,而中国是一个缺水的国家,现在水浇地很少,一亩水浇地的产量大概等于2-3亩的旱地的产量,所以现在扩大水浇地,现在中国的水不够,水利设置严重不足,从水渠这一头到那一头,渗下去30%,中国的水渠都是土做的,不防水,大水漫灌,太阳蒸发,所以中国农业用水利用率只有30%,不上设施农业用水这个效率提升不上来,这个钱迟早都得花,现在花对以后有好处,又能拉动GDP

另外西部的交通,交通率的下降密度一百平方公里里有多少延长的铁路和公路的密度,西部交通的密度是沿海地区的五分之一,比如农村社会保障用房,政府十几年来对这个问题没有重视,解决的不好,开发商建立大量的商品房,都不是给农民工住的,农民工买不起开发商开发的房子,给中低收入的人群的居住的居者有其屋,这是政府的责任。如果把钱投到这几个方面就是有效投资。

今年,如果把全年GDP提上来,能够达到20%左右,因为一季度是7.6%,全年也保持20%左右,一定要适当加大力度,不这样做,今年就达不到7.5%左右。可以编出一个7.5%,但实际上不是7.5%,何必自欺欺人,所以要增加有效投资。

第二,要保持定力,坚决化解钢铁、水泥、石化、玻璃等过剩才能,对于超过耗能指标的,污染严重的企业坚决关停,所以国务院说今年再关2700万吨的钢、3500万吨的水泥,我说这个不能动摇。只有坚决的关停落后产能,不是所有的落后产能都关闭,有的通过兼并重组要技术改造,有的落后产能工艺设备都落后,没办法改造,那只能关停,不这样做不到结构调整,做不到产业升级,也实现不了创新驱动。

加快完善基本市体系建设,加快商业银行体制机制的改革,加快小银行等小型金融机构的建设,恢复金融业的造血功能,这个内容很大,不能详细讲。我刚才讲中国的中小企业融资难,多方面原因,从自身上讲有一些企业缺少核心竞争力的产品,缺少规范的财务报表,企业信用不够,缺少核心竞争力。从外部金融环境来说有三个大的原因:一是资本市场体系发育的晚,政策市场最早是199012月份开业,在上海、在北京,容量很小。比如美国的企业,它融资70%是从资本市场上直接融资,比如证券市场、债券市场、股权投资、产权交易,70%这么融资,30%从银行贷款。而中国的中小企业融资直接融资不到3%,我对外讲的数据是5%,怕我统计的不全,95%靠借贷,中国的中小企业靠谁借贷?大部分靠银行借贷,小部分靠民间借贷。所以要改善融资状况,加快发展资本市场,完善资本市场体系,扩大直接融资渠道。

另外,改革现有的商业银行的体制机制。现有商业银行的体制跟机制与小微企业的状况绝对是对不齐号,所以我们的银行现在变成当铺了,为什么?因为要中小企业进行资产抵押,因为缺少信用机构,财务报表不太规矩,那我把钱借给你了,我担心你还不上,所以要抵押。而中国企业中有足够抵押品的企业数量很少,1530万户的中小企业跟银行有关系的大概200万户,其余都没关系。要改变这种情况,单一以企业的财务信息作为唯一的信息来源,要改变这个状况。要利用当代的一些技术来建立客观信用评价系统,增加信用贷款。从银行的角度上看,金融产品防范风险的机制、审的流程都需要改变。

第三,发展小金融机构。

第四是要十分小心谨慎的处理好房地产泡沫,既不要助长泡沫增长,又不要使泡沫一下子破裂。20多年来,中国的房地产市场特别是最近十几年来,由两个方面的问题,一个方面的问题就是各级政府没有认真解决好中低收入者的安居住房工程,各级政府在建设以社会保障房为主的、以廉租房为主的保障房体系,这个方面关注的不够,投入的财力不够,投入的土地资源不够。所以大批的农民进城务工人员,党政机关、年轻的公务员队伍,这些人没房子住。第二个方面是房地产开发商开发的商品住房泡沫越来越大,开发商的暴利和地方政府的土地财政,加上商业银行的推动,三方面形成合力促生了房地产商品住宅房泡沫的产生。

中国有400个富翁里有165个房地产开发商,40个大富翁里有19个房地产商,10个超级富豪里有5个房地产商。也就是说,这么十多年来形成的巨富的阶层有一半是房地产商,如果还说中国的房地产业不是暴利,那是说不通。

第三,地方政府的土地财政。2009年上海、北京卖地的收入已经超过1000亿了,占当年财政收入的30%多。最近这两年,他们卖地的收入每年超过2000亿,其他的地方也都是如此地方卖地的钱是预算外的收入,是地方政府可以花的钱,那么他有利益机制,推动地价上涨,地价上涨,房价也就上涨了。商业银行愿意把钱财贷给房地产商,因为前几年,房地产价格节节上升,把钱贷给房地产商几乎没风险,利息很高,单笔贷款额度也大,贷起来也省事。比如成思危先生讲,一个企业占比贷款10万块钱,房地产一给就是10个亿,那你得贷1万个10万块钱,房地产一贷就几十个亿,上百个亿,所以商业银行愿意把钱带给它。现在有些影子银行的钱有一部分也是通过正规的商业银行的渠道把钱流到房地产市场里。正是由于政府对于中低收入者的社会保障房的关注度不够,投入的土地跟财力不够,造成许多人没房住,甚至因为开发商的暴利,地方政府的土地财政,加上商业银行的推动,形成了商业地产的泡沫,造成有房没有人住。不要说鄂尔多斯(600295,股吧)没人住,到北京、天津,我每年差不多走10个城市,所到之处都有大量的房子是没人住的,这个房子一个是没卖出去,还有一种是投资购房,他买了五套房,十套房,他自己不住,总之房子闲置在那里,闲多少呢?有机构调查,中国闲置的房子有5000万套,可以住进去一亿五千万人,中国再有一亿五千万人住进去,5年不盖房都够住了。然后还说商品房没过剩,没有泡沫,刚性需求很大,那都是鬼话。就像走黑道的人,夜里十一二点,走小路,有人胆小,怕后面有鬼,他唱歌给自己壮胆,高喊几句。现在个别的大的房地产老板到处讲现在商品住宅楼刚性需求很大,完全没有泡沫,他们这种做法会误导当前的形势,最终倒霉的是自己,不过他也不着急,因为他以往赚了很多的钱都拿到国外去了,他现在开发房地产,30%自有资金,70%银行的钱,破产了不还钱就跑路了,护照也有。

我这么说一定有房地产商不满意,说我说的太过分了,那么多房地产商,你说的只是个别的或者少数的,我承认,大多数房地产都不是这样,是从产业的发展来做的。不过,全社会要有这种共识。这种房地产泡沫已经很大了,不能再让商业地产的泡沫再大了,当然也不能一下子泡沫捅破,如果现在房价快速的下样,那就一定有不能还钱的企业,那也很危险。一下泡沫有15万亿,钱没有地方还了,10多万亿钱没有得到还,银行、金融就出问题了。总体上讲,中国的经济发展还是比较平稳的,我们发了问卷调查,92%的企业对当前国家政策环境有所改善有一个好评,这是前几年没有过的,但是下行压力很大,不搞为GDP论,但是不能不重视GDPGDP今年掉下来很多是一个灾难,所以要努力保持实现今年GDP增长7.5%左右。

再说一点,就是全面深化改革和经济结构调整,今明两年是关键期,听的石齐平先生的一家之言,大家会悟出来这个道理,今明两年是改革成功的关键两年。十八届三中全会作出了全面深化改革的决定,总目标是发展和完善社会主义市场体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要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重点是经济体制改革、核心问题是处理好市场和政府的关系,提出了路线图和时间表,应该说,这个任务是十分的繁重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重点是经济体制改革,但是有许多政治体制改革、社会体制改革、生态制度的改革的内容。所以,十八届三中全会是继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中国开启了第二轮的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高潮,推进环面深化改革会涉及到社会各个阶层的利益,会涉及到多年积累的矛盾和问题,经济上、社会上的矛盾,情况十分的复杂,任务也十分的艰巨,如何开好头、起好步,今年、明年是关键。

实现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一方面要消化过去的产业问题,包括落后产能、生态环境的严重污染,要逐步化解财政和金融领域的风险隐患,另一方面要稳增长,比如今年7.5%左右,又要调整优化经济结构、提高经济质量和效益,要保障和改善民生,情况错综复杂。中央在许多问题上都面临着两难的角色,任务特别的繁重,所以要妥善处理好方方面面的问题,今年、明年也是关键的两年。

另外,贪污受贿、买官、卖官、贿选这些腐败现象蔓延,人民意见很大,从严治党、坚决防止和惩治腐败,建设清明的吏治和清廉的政治,这是保证我们党和国家长治久安的根本之策。如何既打苍蝇又打老虎,体现出在中国、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给老百姓对于反腐败的问题的一个信心,今年、明年也是关键的两年。让我们很高兴的看到,在七一前夕,中央决定开除了徐才厚的党纪,对其违法问题提交检察机关处理,这表明这一届党中央惩治腐败、从严治党的决心和魄力,人民群众欢欣鼓舞。这是中央军委副主席、中央政治局委员,动他不容易,不能说没有阻力的,可以想象到涉及到多少人,但是把他开除党纪了。这一届党中央在反腐的问题上决心和魄力都是值得期待的,社会上除了徐才厚,还有别人,比如儿子被抓了,下面的老板抓了,但是本人还没有动,会不会动,一定会动,既然有胆量和魄力动了徐才厚,那一位也一定会动的。所以,这是既打老虎又打了苍蝇,苍蝇也该打,但是只打苍蝇不打老虎,人心不平,不服气,一定要既打苍蝇又打老虎,老百姓对于中央的反腐有信心,建设一个清明的吏治、清廉的政治才有可能。中国的经济发展我们国家现在总的判断还处在有力的经济战略期,经过30年的快速发展,中国经济活力大大增长,如今进入一个中高速阶段,处在一个结构调整、产业升级的关键时期,处在全面深化改革的一个攻坚阶段,让大家紧密团结在党中央周围,全面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全面深化体制改革的各项任务,就一定能够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有一首歌《天耀中华》,保佑我们国家平安长生、人民幸福,祝各位企业家健康快乐,祝所有的朋友万事如意。









关注中小企业投融资:
sme-ifex.com 京公安网备案 110102001594-2 京ICP备 08005153号-8 @2014 关注中小企业投融资